极端残暴深喉吞精

极端残暴深喉吞精

初服不效,将方中肉桂改用新鲜紫油安边青花桂四钱,又加辽人参三钱,服后小便大通,腹胀遂消。 按∶其子兼外感,所以身热口渴。

 于斯再用硫黄时,于石质药中,择一性温且饶有收涩之力者佐之,即无斯弊。然此方善矣,而未知愈后亦多禁忌否?

下焦寒凉泄泻及五更泻者,皆系命门相火虚衰。 以上诸方,若遇证兼喉痧者,宜于方中加射干、生蒲黄各三钱。

”俾先用生硫黄细末五分,于食前服之,日两次,品验渐渐加多,以服后觉心中微温为度。 遂将原方前四味皆减半,加当归三钱,服后大便通下,心中益觉通豁。

惟先服第一方,附子得人参之助,其热力之敷布最速,是以为时虽无多,下焦之寒凉已化其强半;且参附与山药并用,大能保合下焦之气化,小便之不禁者亦可因之收摄,此时下焦受参附山药之培养,已有一阳来复,徐徐上升之机。方之细解详于本方后,兹不赘。

且肝肾充足则自脊上达之督脉必然流通,督脉者又脑髓神经之根也。愚尝拟得一方,用之甚效。

Leave a Reply